廣東擬出臺民宿新規 從化民宿企業表示是一大利好

來源:金羊網 作者:張豪 發表時間:2018-09-13 22:56

金羊網訊 記者張豪報道:近日,廣東省政府發布《廣東省民宿管理辦法(送審稿)》(以下簡稱《辦法》),這是全國首個省級層面出臺的民宿管理辦法,其中對民宿面積單幢建筑客房數量、消防、客人登記等均提出了更加規范的要求。對照《辦法》的要求,記者走訪調查廣州從化數家民宿,發現大多民宿是當地居民自家房屋改造而成,均已辦理營業執照,但對于民宿治安管理方面,大多未配備保安人員,目前暫未發現單幢建筑客房數量超過14間。不過對于《辦法》,從化不少民宿企業表示這對民宿產業發展來說是一大利好,讓民宿業迎來了“合法身份”。

走訪:從化民宿大多辦理營業執照 

《辦法》要求,民宿面積單幢建筑客房數量不能超過14個標準間(或單間)、最高4層且建筑面積不超過800平方米。

近兩年來,從化區大力發展民宿產業。對照《辦法》,記者近日走訪了從化數家民宿,發現大多民宿都是當地居民自家房屋改造而成,不過均已辦理營業執照,身份證登記入住也與當地公安聯網。但民宿治安管理方面,大多未配備保安人員。不過也有企業開辦民宿,目前暫未發現單幢建筑客房數量超過14間。

近日,沿著溫泉大道高速口出行駛十多分鐘,記者來到米埗小鎮開業的第一家民宿米社,這是由一棟二層半的民房改造而成的,圍繞稻香文化,共打造了“五谷和豐登”共六間房,9個床位,由公司統一運營管理,已辦理營業執照,客人身份證登記入住也與當地公安聯網。該民宿管家告訴記者,由于規模比較小,不需要辦理有關消防特許等證件。“不過我們都有咨詢過從化區消防部門,對于消防設備設施需要多少,應該放在什么位置,我們根據其指導進行配置。”記者觀察樓道內確實有消防栓等設備。

根據《辦法》要求,對于治安管理方面,必須要配備專職或兼職的治安保衛人員。而據米社管家介紹,由于目前米社周邊的配套設施并不完善,客源相對來說并不是很大,目前米社只有他和另一位服務人員來管理。

在從化北部蓮麻村三水橋的“北源之家農莊”,這是一家集餐飲與住宿與一體的民宿,主人一家人住在一樓,四間客房均在二樓,所有的服務均由屋主人一家打理,并未聘請相關保安人員。

記者走訪這里多家民宿發現,幾乎都是居民自家房屋改造而成,自己打理,不過均有辦理營業執照。

數據顯示,從化區共有63家民宿,已建成43家(共有房600間、床位978個、餐位3496個)、在建20家(共有房259間、床位413個、餐位1656個)。

讓民宿業迎來了“合法身份”

廣州本地資深民宿專家閆彥磊表示,近年來蓬勃興起的民宿行業一直因為證件不齊等原因面臨著“灰色身份”尷尬境地,作為一種新興產業,此次廣東省擬出臺民宿的法規,明確了民宿業的“合法身份”,讓這個產業標準更清晰、更合法化,這是一大利好。

《辦法》中對民宿的治安管理、衛生管理、消防管理等都提出了嚴格的要求,在閆彥磊看來是一件好事。“不能因為是新興產業發展快,就單純鼓勵,沒有考慮底線,這樣肯定不行,現在法規明確了規則,這就相當于設置了行業門檻,把一些不合格的進行整改或者剔除出去,讓民宿行業更加規范起來,這是民宿從業者所期待的。”閆彥磊說。

廣州美院油畫系教授、從化民宿湖廬創始人胡赤駿表示,民宿做好了有利于促進閑置資源的盤活,也能拉動內需。“這個政策出臺太好了,是民宿行業發展的一個苗頭,能夠關注到人文本身,因為民宿跟人文有關系。”

此外,《辦法》中還特別對民宿面積進行嚴格限制,閆彥磊認為這是對民宿消防提出的一些指引性的意見,四層樓時消防的界限,不超過四層、單幢建筑不超過14間房對消防要求相對低一點,如遇到火情是可控性很大,不過并非說就不需要消防。

胡赤駿也表示,消防是民宿的一大重要問題,“對于最基本的消防知識、消防設施等消防部門應該與每個民宿做一個普及要求,但是每家民宿不能做到完全統一,不然那就是酒店了。”胡赤駿說。

建議:應該將民宿更加細分一下等級

不過,對于《辦法》新規,閆彥磊表示稍有美中不足的是,沒有對民宿進行分級。“其實民宿應該像酒店行業一樣,分三星、四星、五星級等,可以給消費者一些明確化的指引,現在所提的民宿包括金宿、銀宿等等級還是太少。”閆彥磊說,他建議民宿還可以分三四個等級,包括從設計、人文等類型進行分級分類,設置一些標簽屬性,這樣更容易給消費者提供好的選擇。

“如果這樣的話,就會更有有利于形成產業特色,更有利于消費者經濟性指引。”閆彥磊說。

胡赤駿認為民宿是一種個性化的產物,不同的地域、體量等個人化因素比較大,不能簡單一刀切去要求。“民宿和酒店的最大區別就是個性化,民宿有傳承、有故事、有某些人的生活方式,需要保留這份個性化,否則就不是民宿了。”

編輯:Giabun
數字報

廣東擬出臺民宿新規 從化民宿企業表示是一大利好

金羊網  作者:張豪  2018-09-13

金羊網訊 記者張豪報道:近日,廣東省政府發布《廣東省民宿管理辦法(送審稿)》(以下簡稱《辦法》),這是全國首個省級層面出臺的民宿管理辦法,其中對民宿面積單幢建筑客房數量、消防、客人登記等均提出了更加規范的要求。對照《辦法》的要求,記者走訪調查廣州從化數家民宿,發現大多民宿是當地居民自家房屋改造而成,均已辦理營業執照,但對于民宿治安管理方面,大多未配備保安人員,目前暫未發現單幢建筑客房數量超過14間。不過對于《辦法》,從化不少民宿企業表示這對民宿產業發展來說是一大利好,讓民宿業迎來了“合法身份”。

走訪:從化民宿大多辦理營業執照 

《辦法》要求,民宿面積單幢建筑客房數量不能超過14個標準間(或單間)、最高4層且建筑面積不超過800平方米。

近兩年來,從化區大力發展民宿產業。對照《辦法》,記者近日走訪了從化數家民宿,發現大多民宿都是當地居民自家房屋改造而成,不過均已辦理營業執照,身份證登記入住也與當地公安聯網。但民宿治安管理方面,大多未配備保安人員。不過也有企業開辦民宿,目前暫未發現單幢建筑客房數量超過14間。

近日,沿著溫泉大道高速口出行駛十多分鐘,記者來到米埗小鎮開業的第一家民宿米社,這是由一棟二層半的民房改造而成的,圍繞稻香文化,共打造了“五谷和豐登”共六間房,9個床位,由公司統一運營管理,已辦理營業執照,客人身份證登記入住也與當地公安聯網。該民宿管家告訴記者,由于規模比較小,不需要辦理有關消防特許等證件。“不過我們都有咨詢過從化區消防部門,對于消防設備設施需要多少,應該放在什么位置,我們根據其指導進行配置。”記者觀察樓道內確實有消防栓等設備。

根據《辦法》要求,對于治安管理方面,必須要配備專職或兼職的治安保衛人員。而據米社管家介紹,由于目前米社周邊的配套設施并不完善,客源相對來說并不是很大,目前米社只有他和另一位服務人員來管理。

在從化北部蓮麻村三水橋的“北源之家農莊”,這是一家集餐飲與住宿與一體的民宿,主人一家人住在一樓,四間客房均在二樓,所有的服務均由屋主人一家打理,并未聘請相關保安人員。

記者走訪這里多家民宿發現,幾乎都是居民自家房屋改造而成,自己打理,不過均有辦理營業執照。

數據顯示,從化區共有63家民宿,已建成43家(共有房600間、床位978個、餐位3496個)、在建20家(共有房259間、床位413個、餐位1656個)。

讓民宿業迎來了“合法身份”

廣州本地資深民宿專家閆彥磊表示,近年來蓬勃興起的民宿行業一直因為證件不齊等原因面臨著“灰色身份”尷尬境地,作為一種新興產業,此次廣東省擬出臺民宿的法規,明確了民宿業的“合法身份”,讓這個產業標準更清晰、更合法化,這是一大利好。

《辦法》中對民宿的治安管理、衛生管理、消防管理等都提出了嚴格的要求,在閆彥磊看來是一件好事。“不能因為是新興產業發展快,就單純鼓勵,沒有考慮底線,這樣肯定不行,現在法規明確了規則,這就相當于設置了行業門檻,把一些不合格的進行整改或者剔除出去,讓民宿行業更加規范起來,這是民宿從業者所期待的。”閆彥磊說。

廣州美院油畫系教授、從化民宿湖廬創始人胡赤駿表示,民宿做好了有利于促進閑置資源的盤活,也能拉動內需。“這個政策出臺太好了,是民宿行業發展的一個苗頭,能夠關注到人文本身,因為民宿跟人文有關系。”

此外,《辦法》中還特別對民宿面積進行嚴格限制,閆彥磊認為這是對民宿消防提出的一些指引性的意見,四層樓時消防的界限,不超過四層、單幢建筑不超過14間房對消防要求相對低一點,如遇到火情是可控性很大,不過并非說就不需要消防。

胡赤駿也表示,消防是民宿的一大重要問題,“對于最基本的消防知識、消防設施等消防部門應該與每個民宿做一個普及要求,但是每家民宿不能做到完全統一,不然那就是酒店了。”胡赤駿說。

建議:應該將民宿更加細分一下等級

不過,對于《辦法》新規,閆彥磊表示稍有美中不足的是,沒有對民宿進行分級。“其實民宿應該像酒店行業一樣,分三星、四星、五星級等,可以給消費者一些明確化的指引,現在所提的民宿包括金宿、銀宿等等級還是太少。”閆彥磊說,他建議民宿還可以分三四個等級,包括從設計、人文等類型進行分級分類,設置一些標簽屬性,這樣更容易給消費者提供好的選擇。

“如果這樣的話,就會更有有利于形成產業特色,更有利于消費者經濟性指引。”閆彥磊說。

胡赤駿認為民宿是一種個性化的產物,不同的地域、體量等個人化因素比較大,不能簡單一刀切去要求。“民宿和酒店的最大區別就是個性化,民宿有傳承、有故事、有某些人的生活方式,需要保留這份個性化,否則就不是民宿了。”

編輯:Giabun
新聞排行版
2018天天看夜夜看狠狠看,2018天天看夜夜晚,2018天天躁夜夜躁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