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雙軍靴,承載著父親一生未曾實現的軍人夢

來源:羊城派 作者:范劍鋒 發表時間:2018-08-29 14:10

  從舅舅到父親,從父親到“我”,再從“我”的手中交還,“軍靴”貫穿了一生的執著信念,共同鑄就愛與榮光

  主播/羊城派記者 鄭紫薇

  整個春節期間,父親天天穿著我送的這雙高仿軍靴,在村里逢人就說很暖和,很合腳,很舒服,對鄰居夸是我這個兒子送的。這讓我內心十分高興的同時也百感交集,因為父親曾經有過一雙上過戰場的真正軍靴……

  父親是一個地道的農民,曾兼職做了大半輩子代課老師,他心中一直有個軍人夢,但無奈和軍人無緣,多次報名參軍都沒被選上。后來,他只好把希望寄托在我和哥哥身上,從小就為我們講述一個個軍人保家衛國的英雄故事,對我們的管教也很軍事化。

  潛移默化之下,我和哥哥自小對軍人就有一種超級崇拜之情,可是哥哥因為身高不夠,而我被師范學校錄取,最終都無法成為一名軍人,這不僅讓我們哥倆抱憾,同時也讓父親感到惋惜。

  雖然家里沒有人成為軍人,但不妨礙我們對一些軍用物品情有獨鐘,比如軍靴、軍服、軍帽之類的。我舅舅參軍后,一下子成為整個家族的榮光,父親也覺得很有面子,逢人就說孩子他舅是一名軍人。

  那年,舅舅隨部隊上了對越自衛反擊戰的戰場。在一次戰斗中,他和戰友們繳獲了一批軍用物資。作為戰利品,舅舅分到了一雙美國軍靴。它是用牛皮做的,生膠硬底,黝黑透亮,據說是鐵釘都插不進的防爆軍靴。

  舅舅擔心再上戰場時再也回不來了,就把一些生活用品都寄了回來,以作紀念,其中就有這雙軍靴。由于這雙軍靴的碼數太大,在外公家沒人合腳,就給了我父親。父親把軍靴當成了寶貝,天天擦得锃亮,一直舍不得穿,說要等舅舅平安從戰場回來再穿。

  可能是父親的念叨,舅舅真的大難不死,戰爭結束時從戰場回來了。可父親還是舍不得穿那雙軍靴,只是天天將它擦得锃亮,像展覽品一樣放在家里最顯眼的地方。

  有一年,家里的一頭耕牛被坍塌的山石壓死了。在當時這可是大事,全家人傷心自不必說,一個更殘酷的現實是,開耕在即,沒有耕牛無法耕作。“必須重新買一頭耕牛!”父親下定決心。他四處舉債,借遍了能借的所有親朋好友,勉強才湊夠錢重新買了一頭耕牛。

  可轉眼就到了年底,馬上春節了,我和哥哥的過年新衣還沒著落。我們當地有個風俗,在春節,無論如何,都要想盡辦法讓自己的孩子穿上新衣服、新鞋子過新年,寓意來年健健康康,快樂成長。可是因為買耕牛,家里已經實在沒辦法再去添置新衣。無奈之下,母親就用一些舊衣料硬是縫了兩套衣服給我們兄弟倆,雖然不夠新,但總比沒有強。

  衣服解決了,鞋子呢?哥哥有一雙外婆送的半成新的鞋子可以對付,而我呢,穿的鞋子已經開了一個大口,腳趾都露出來了,實在不能穿著過年。父親靈機一動,想起了那雙軍靴,他說:“鋒兒你過來,試試這雙鞋子合不合腳?”

  父親說這話,聲音有點哽咽,也有點舍不得。我走過去試穿了一下,剛好合腳。那年春節,我進出祠堂和去曬谷坪最多,因為整個村子就只有祠堂的石階與曬谷坪的灰沙硬地在帶有生膠硬底的軍靴走過時,才會發出響亮的聲音。

  后來,我被一所師范大學錄取,再后來我在大山深處成了一名教育工作者……

  今年春節,看著爸爸如愿以償地穿著高仿軍靴,臉上泛著久違了的自豪榮光時,我的內心久久不能平靜。

  來源|《羊城晚報》2018年08月08日A15版,作者:范劍鋒

  圖片|視覺中國

  責編|樊美玲

編輯:
數字報

一雙軍靴,承載著父親一生未曾實現的軍人夢

羊城派  作者:范劍鋒  2018-08-29

  從舅舅到父親,從父親到“我”,再從“我”的手中交還,“軍靴”貫穿了一生的執著信念,共同鑄就愛與榮光

  主播/羊城派記者 鄭紫薇

  整個春節期間,父親天天穿著我送的這雙高仿軍靴,在村里逢人就說很暖和,很合腳,很舒服,對鄰居夸是我這個兒子送的。這讓我內心十分高興的同時也百感交集,因為父親曾經有過一雙上過戰場的真正軍靴……

  父親是一個地道的農民,曾兼職做了大半輩子代課老師,他心中一直有個軍人夢,但無奈和軍人無緣,多次報名參軍都沒被選上。后來,他只好把希望寄托在我和哥哥身上,從小就為我們講述一個個軍人保家衛國的英雄故事,對我們的管教也很軍事化。

  潛移默化之下,我和哥哥自小對軍人就有一種超級崇拜之情,可是哥哥因為身高不夠,而我被師范學校錄取,最終都無法成為一名軍人,這不僅讓我們哥倆抱憾,同時也讓父親感到惋惜。

  雖然家里沒有人成為軍人,但不妨礙我們對一些軍用物品情有獨鐘,比如軍靴、軍服、軍帽之類的。我舅舅參軍后,一下子成為整個家族的榮光,父親也覺得很有面子,逢人就說孩子他舅是一名軍人。

  那年,舅舅隨部隊上了對越自衛反擊戰的戰場。在一次戰斗中,他和戰友們繳獲了一批軍用物資。作為戰利品,舅舅分到了一雙美國軍靴。它是用牛皮做的,生膠硬底,黝黑透亮,據說是鐵釘都插不進的防爆軍靴。

  舅舅擔心再上戰場時再也回不來了,就把一些生活用品都寄了回來,以作紀念,其中就有這雙軍靴。由于這雙軍靴的碼數太大,在外公家沒人合腳,就給了我父親。父親把軍靴當成了寶貝,天天擦得锃亮,一直舍不得穿,說要等舅舅平安從戰場回來再穿。

  可能是父親的念叨,舅舅真的大難不死,戰爭結束時從戰場回來了。可父親還是舍不得穿那雙軍靴,只是天天將它擦得锃亮,像展覽品一樣放在家里最顯眼的地方。

  有一年,家里的一頭耕牛被坍塌的山石壓死了。在當時這可是大事,全家人傷心自不必說,一個更殘酷的現實是,開耕在即,沒有耕牛無法耕作。“必須重新買一頭耕牛!”父親下定決心。他四處舉債,借遍了能借的所有親朋好友,勉強才湊夠錢重新買了一頭耕牛。

  可轉眼就到了年底,馬上春節了,我和哥哥的過年新衣還沒著落。我們當地有個風俗,在春節,無論如何,都要想盡辦法讓自己的孩子穿上新衣服、新鞋子過新年,寓意來年健健康康,快樂成長。可是因為買耕牛,家里已經實在沒辦法再去添置新衣。無奈之下,母親就用一些舊衣料硬是縫了兩套衣服給我們兄弟倆,雖然不夠新,但總比沒有強。

  衣服解決了,鞋子呢?哥哥有一雙外婆送的半成新的鞋子可以對付,而我呢,穿的鞋子已經開了一個大口,腳趾都露出來了,實在不能穿著過年。父親靈機一動,想起了那雙軍靴,他說:“鋒兒你過來,試試這雙鞋子合不合腳?”

  父親說這話,聲音有點哽咽,也有點舍不得。我走過去試穿了一下,剛好合腳。那年春節,我進出祠堂和去曬谷坪最多,因為整個村子就只有祠堂的石階與曬谷坪的灰沙硬地在帶有生膠硬底的軍靴走過時,才會發出響亮的聲音。

  后來,我被一所師范大學錄取,再后來我在大山深處成了一名教育工作者……

  今年春節,看著爸爸如愿以償地穿著高仿軍靴,臉上泛著久違了的自豪榮光時,我的內心久久不能平靜。

  來源|《羊城晚報》2018年08月08日A15版,作者:范劍鋒

  圖片|視覺中國

  責編|樊美玲

編輯:
新聞排行版
2018天天看夜夜看狠狠看,2018天天看夜夜晚,2018天天躁夜夜躁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