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就像簡單的詩句,素樸里有余味

來源:羊城派 作者:耿艷菊 發表時間:2018-08-24 16:10

  小孩子的歡喜,來得簡單卻盛大,就像一首小短詩,一目了然里蘊藏著生活的大智慧

  主播/羊城派記者 姜雪媛

  星期天,一家人騎著車到郊區玩。路過一座橋時,發現橋下竟然開著花,還相當絢爛。花朵很大,兩種顏色,白色和紅色,白的如雪純凈,紅的如玫瑰亮麗。

  我們停下來看,發現橋下很雜亂,有各種各樣的草,還有一條混濁的水溝。看到這些,剛才的喜悅莫名地打了折扣。但花才不管你心緒的起伏,它們開它們的,還是那么嫣然。孩子也是,磨蹭著不肯走,他覺得那花開得有意思,草長得有意思,就連那混混的水溝也有意思。

  站在橋下,四處張望,不遠處有幾家賣西瓜的。穿著綠衣的西瓜堆在車上,炎熱里的安然樣子,像是匯聚了一個夏天的清涼。

  過了一段時間,忙忙碌碌的生活,使我幾乎忘記了那次郊區的所遇。而在一個晚上睡覺時,孩子嘴里一直念叨著幾個字:八九十枝花,又問我上一句是什么。他告訴我他在數我們那天在橋下看到的花,數著數著又覺得像以前背過的詩。

  我回想起那天的情形,果真像那首古詩,字句最簡單,卻勾勒出最美意境的,要數這首詩了。邵康節不愧是北宋著名的理學家,用數字如此巧妙地描繪出一幅淳樸而又令人回味不盡的畫面。這巧妙里,有天真爛漫,亦有對質樸生活的熱愛。

  教孩子重新背這首詩:一去二三里,煙村四五家。亭臺六七座,八九十枝花。沒想到孩子竟辯解起來:媽媽,你錯了,我們那天看到的明明是西瓜六七車嘛。

  我笑:對的,對的,亭臺沒有了,卻有生活氣濃厚,又能讓人消暑解渴的甜西瓜,比亭臺好。

  得到我的肯定,孩子更加興奮了,找紙找畫筆,要把他的“西瓜六七車,八九十枝花”畫下來。

  我驚嘆孩子的天真爛漫,想起廢名曾在《五祖寺》里寫到過這首詩,他說他小時候讀“一去二三里……”,起初只是唱著和著罷了,有一天忽然覺著這里頭有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十個字,乃拾得一個很大的喜悅。

  對于一個小孩子來說,這發現卻不是普通的驚喜,幼時的廢名以為那個喜悅甚是繁華,雖然只是喜歡那幾個數目字,實在是仿佛喜歡一天的星,一春的花。

  一天的星,一春的花。這樣來形容一個孩子內心的歡喜程度,真是太精當了。一個小小的發現,就可以擁有滿天的繁星,一整個春天的花開絢爛。小孩子的歡喜,來得簡單卻盛大,像這首小短詩,一目了然里蘊藏著生活的大智慧。

  廢名接著寫“二天門”,他說,這回喜歡“二天門”,乃是喜歡數目字而已,至多不過舊雨重逢的樣子,沒有另外的兒童世界了。

  這就是大人和小孩子的不同了,不管是從前,還是當今的時代,大人們的心田被生活塞滿了,那些美好的事物不容易進去。小孩子的心田卻是一大片凈土,明月清風來相照。

  不過也不必懊惱,像小孩子那般“一天的星,一春的花”的盛大喜悅,大人們也都曾擁有過。而今在塵世里討生活,誰都不易,關鍵是要在心田里留些余裕出來,能長幾株植物,盛開“八九十枝花”。

  生活的假象就是亂如麻,讓你忙讓你累。其實有心的人會發現生活就像簡單的詩句,素樸里有余味。

  來源|《羊城晚報》2018年08月12日,A08版,作者:耿艷菊

  圖片|視覺中國

  責編|樊美玲

編輯:
數字報

生活就像簡單的詩句,素樸里有余味

羊城派  作者:耿艷菊  2018-08-24

  小孩子的歡喜,來得簡單卻盛大,就像一首小短詩,一目了然里蘊藏著生活的大智慧

  主播/羊城派記者 姜雪媛

  星期天,一家人騎著車到郊區玩。路過一座橋時,發現橋下竟然開著花,還相當絢爛。花朵很大,兩種顏色,白色和紅色,白的如雪純凈,紅的如玫瑰亮麗。

  我們停下來看,發現橋下很雜亂,有各種各樣的草,還有一條混濁的水溝。看到這些,剛才的喜悅莫名地打了折扣。但花才不管你心緒的起伏,它們開它們的,還是那么嫣然。孩子也是,磨蹭著不肯走,他覺得那花開得有意思,草長得有意思,就連那混混的水溝也有意思。

  站在橋下,四處張望,不遠處有幾家賣西瓜的。穿著綠衣的西瓜堆在車上,炎熱里的安然樣子,像是匯聚了一個夏天的清涼。

  過了一段時間,忙忙碌碌的生活,使我幾乎忘記了那次郊區的所遇。而在一個晚上睡覺時,孩子嘴里一直念叨著幾個字:八九十枝花,又問我上一句是什么。他告訴我他在數我們那天在橋下看到的花,數著數著又覺得像以前背過的詩。

  我回想起那天的情形,果真像那首古詩,字句最簡單,卻勾勒出最美意境的,要數這首詩了。邵康節不愧是北宋著名的理學家,用數字如此巧妙地描繪出一幅淳樸而又令人回味不盡的畫面。這巧妙里,有天真爛漫,亦有對質樸生活的熱愛。

  教孩子重新背這首詩:一去二三里,煙村四五家。亭臺六七座,八九十枝花。沒想到孩子竟辯解起來:媽媽,你錯了,我們那天看到的明明是西瓜六七車嘛。

  我笑:對的,對的,亭臺沒有了,卻有生活氣濃厚,又能讓人消暑解渴的甜西瓜,比亭臺好。

  得到我的肯定,孩子更加興奮了,找紙找畫筆,要把他的“西瓜六七車,八九十枝花”畫下來。

  我驚嘆孩子的天真爛漫,想起廢名曾在《五祖寺》里寫到過這首詩,他說他小時候讀“一去二三里……”,起初只是唱著和著罷了,有一天忽然覺著這里頭有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十個字,乃拾得一個很大的喜悅。

  對于一個小孩子來說,這發現卻不是普通的驚喜,幼時的廢名以為那個喜悅甚是繁華,雖然只是喜歡那幾個數目字,實在是仿佛喜歡一天的星,一春的花。

  一天的星,一春的花。這樣來形容一個孩子內心的歡喜程度,真是太精當了。一個小小的發現,就可以擁有滿天的繁星,一整個春天的花開絢爛。小孩子的歡喜,來得簡單卻盛大,像這首小短詩,一目了然里蘊藏著生活的大智慧。

  廢名接著寫“二天門”,他說,這回喜歡“二天門”,乃是喜歡數目字而已,至多不過舊雨重逢的樣子,沒有另外的兒童世界了。

  這就是大人和小孩子的不同了,不管是從前,還是當今的時代,大人們的心田被生活塞滿了,那些美好的事物不容易進去。小孩子的心田卻是一大片凈土,明月清風來相照。

  不過也不必懊惱,像小孩子那般“一天的星,一春的花”的盛大喜悅,大人們也都曾擁有過。而今在塵世里討生活,誰都不易,關鍵是要在心田里留些余裕出來,能長幾株植物,盛開“八九十枝花”。

  生活的假象就是亂如麻,讓你忙讓你累。其實有心的人會發現生活就像簡單的詩句,素樸里有余味。

  來源|《羊城晚報》2018年08月12日,A08版,作者:耿艷菊

  圖片|視覺中國

  責編|樊美玲

編輯:
新聞排行版
2018天天看夜夜看狠狠看,2018天天看夜夜晚,2018天天躁夜夜躁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