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點35分,美好與情感正伸出小小的觸手

來源:羊城派 作者:崔文燦 發表時間:2018-08-23 15:10

  那正是春秋時最具表現力的光線,既有力度,又已經消失了生硬凌厲之感,恰如人生最好的時刻

  主播/羊城派記者 崔文燦

  四姨夫的返聘忽然終止,是他自己也沒有想到的。那一年他還沒有滿62歲,單位改制換了新領導,客客氣氣囑咐他去財務那里領最后一個月的返聘工資。四姨夫就忽然從一個建筑圖紙的終審大佬,變成了一個無所事事的退休小老頭。

  他一下子變得皮松肉垮,眼睛里的精明矍鑠之氣都不見了。那一陣子,他每天提著公文包逛公園,目睹成群結隊的老太太在歡快地跳著廣場舞,老爺子們樂此不疲地下著象棋,退役的文工團員對著湖水吊著嗓子、練著身段,他忽然無比羨慕他們,羨慕他們能有各式各樣的娛樂方式來安度晚年。

  而他,作為一絲不茍的高級工程師,這一輩子,寄情于工作,把一切寄托都安放于工作的龐大車輪中,現在,這車輪急速地剎車,四姨夫好像聽到了它發出刺耳的急停聲,與鐵軌摩擦的火花噴濺出來,灼痛了他的心。

  他們不需要我了,這個世界不需要我了。這就是那段時間四姨夫給我們打電話的主體內容。小輩安慰他說,您學學太極,您學學烹飪,或者,很多老爺子在打門球,要不要替您在門球隊里找一個位置?四姨夫非常之失落,他怒懟我們的建議:我就這么沒用了嗎?

  電話這頭的小輩面紅耳赤。聽話聽音,四姨夫是想有一份創造性的工作,他都62歲了,這工作誰能給他?

  又過了一陣子,四姨夫不來電話了。他開始忙碌,變化的契機是,他90歲的老父親給了他一臺老徠卡單反相機。據說,老父親一輩子迷醉的,就是徠卡相機那種絲絲入扣的過片手感,他收藏了3部徠卡相機,半夜都會從床上爬起,拿出徠卡相機,輕輕按動快門,在黑暗中,清晰地聽到那金屬機件發出咔嚓聲后,才能安然入睡……

  這會兒,為了兒子的落寞,老父拿出了他最愛的一部徠卡相機,鼓勵他去通過鏡頭看街景,“或許,你會發現退休后的新天地呢。”

四姨夫揣上徠卡出門了。

  一年后,在他生日這天,他的攝影作品在小區的鄰里中心展出。四姨夫成了小區名人,他站在鄰里中心門口迎迓鄰居與親友,滿臉都是第一次辦展的青澀藝術家的驕傲與忐忑。進去看了一圈,驚訝得我說不出話來……

  沒想到在一個退休高工眼中,尋常街景變得如此饒有韻味:石庫門房子的露臺上,曬霉的主婦正在晾出花色罕見的手工旗袍;后門口的水斗上,長發少婦正扭動腰肢洗頭,她的小孩伸手拽著她的連衣裙后擺,趕也趕不走;騎自行車的男人正提溜著一條雪亮的大帶魚回家,那副招搖的神情,跟剛得了女王勛章也沒有什么兩樣;

  久雨初晴,所有的人家都忙于晾曬,獵獵作響的床單被褥將光線整齊切割,而三五個小孩子正在床單下鉆來鉆去躲貓貓;打扮復古的年輕戀人在外灘吃冰激凌,頭抵著頭說悄悄話,將落未落的夕陽正好打亮了他們的鼻梁那一刻,浪漫中不知為何摻雜著一絲憂愁,淡淡的、富于詩情畫意的憂愁;

  小公園的秋千上,白發蒼蒼的老人推著他顯然是智力堪憂的孩子在蕩秋千,孩子看上去50歲了,父親看上去80歲,前路也許艱難,可是他們此刻不過是一對玩秋千的父子,命運收起利爪,給了他們珍貴的松弛與溫馨……

  說老實話,在看到四姨夫的作品之前,我沒有想到今日的上海是這樣的,今日的上海人是這樣的。之前,我以為作為發展的龍頭,上海的形象就是成就宣傳片里的黃鐘大呂,就是無人機航拍中的瑰麗多姿、氣象萬千。我沒有想到在四姨夫的黑白影像中,上海的后街與小巷中,老百姓的生活有那么多質樸又細膩,藝術又傳神的瞬間。

  四姨夫很顯然無比陶醉于他的新角色。他曬黑了,臉上竟有粗框眼鏡留下的白痕。他逮住我,講述每一幀照片背后的故事,講述他如何等到了恰到好處的光線。

  他深有感觸地說,要表現出人物頭發毛茸茸的柔光,要捕捉到他們臉上一晃而過的復雜神情,就要等到4點35分到45分之間的光線。那是春秋時最具表現力的光線,既有力度,又已經消失了生硬凌厲之感,它讓四姨夫看到了美與情感,是怎樣伸出小小的、溫情脈脈的觸手。

  為了等待這一刻的日光,等待云朵唰的一下飛過去,鏡頭里的人物最奪目的那一刻,有時四姨夫要等上兩三天時間。不要緊,他有的是時間。那一刻,他想到了老父親對他的叮囑:

  到了我這個年紀,你才會覺得,你那個年紀是人生最好的時刻。

  是的,他此刻正沐浴在4點35分的夕陽中。

  來源|《羊城晚報》2018年08月12日 A08版,作者:明前茶

  圖片|視覺中國

  責編|樊美玲

編輯:
數字報

4點35分,美好與情感正伸出小小的觸手

羊城派  作者:崔文燦  2018-08-23

  那正是春秋時最具表現力的光線,既有力度,又已經消失了生硬凌厲之感,恰如人生最好的時刻

  主播/羊城派記者 崔文燦

  四姨夫的返聘忽然終止,是他自己也沒有想到的。那一年他還沒有滿62歲,單位改制換了新領導,客客氣氣囑咐他去財務那里領最后一個月的返聘工資。四姨夫就忽然從一個建筑圖紙的終審大佬,變成了一個無所事事的退休小老頭。

  他一下子變得皮松肉垮,眼睛里的精明矍鑠之氣都不見了。那一陣子,他每天提著公文包逛公園,目睹成群結隊的老太太在歡快地跳著廣場舞,老爺子們樂此不疲地下著象棋,退役的文工團員對著湖水吊著嗓子、練著身段,他忽然無比羨慕他們,羨慕他們能有各式各樣的娛樂方式來安度晚年。

  而他,作為一絲不茍的高級工程師,這一輩子,寄情于工作,把一切寄托都安放于工作的龐大車輪中,現在,這車輪急速地剎車,四姨夫好像聽到了它發出刺耳的急停聲,與鐵軌摩擦的火花噴濺出來,灼痛了他的心。

  他們不需要我了,這個世界不需要我了。這就是那段時間四姨夫給我們打電話的主體內容。小輩安慰他說,您學學太極,您學學烹飪,或者,很多老爺子在打門球,要不要替您在門球隊里找一個位置?四姨夫非常之失落,他怒懟我們的建議:我就這么沒用了嗎?

  電話這頭的小輩面紅耳赤。聽話聽音,四姨夫是想有一份創造性的工作,他都62歲了,這工作誰能給他?

  又過了一陣子,四姨夫不來電話了。他開始忙碌,變化的契機是,他90歲的老父親給了他一臺老徠卡單反相機。據說,老父親一輩子迷醉的,就是徠卡相機那種絲絲入扣的過片手感,他收藏了3部徠卡相機,半夜都會從床上爬起,拿出徠卡相機,輕輕按動快門,在黑暗中,清晰地聽到那金屬機件發出咔嚓聲后,才能安然入睡……

  這會兒,為了兒子的落寞,老父拿出了他最愛的一部徠卡相機,鼓勵他去通過鏡頭看街景,“或許,你會發現退休后的新天地呢。”

四姨夫揣上徠卡出門了。

  一年后,在他生日這天,他的攝影作品在小區的鄰里中心展出。四姨夫成了小區名人,他站在鄰里中心門口迎迓鄰居與親友,滿臉都是第一次辦展的青澀藝術家的驕傲與忐忑。進去看了一圈,驚訝得我說不出話來……

  沒想到在一個退休高工眼中,尋常街景變得如此饒有韻味:石庫門房子的露臺上,曬霉的主婦正在晾出花色罕見的手工旗袍;后門口的水斗上,長發少婦正扭動腰肢洗頭,她的小孩伸手拽著她的連衣裙后擺,趕也趕不走;騎自行車的男人正提溜著一條雪亮的大帶魚回家,那副招搖的神情,跟剛得了女王勛章也沒有什么兩樣;

  久雨初晴,所有的人家都忙于晾曬,獵獵作響的床單被褥將光線整齊切割,而三五個小孩子正在床單下鉆來鉆去躲貓貓;打扮復古的年輕戀人在外灘吃冰激凌,頭抵著頭說悄悄話,將落未落的夕陽正好打亮了他們的鼻梁那一刻,浪漫中不知為何摻雜著一絲憂愁,淡淡的、富于詩情畫意的憂愁;

  小公園的秋千上,白發蒼蒼的老人推著他顯然是智力堪憂的孩子在蕩秋千,孩子看上去50歲了,父親看上去80歲,前路也許艱難,可是他們此刻不過是一對玩秋千的父子,命運收起利爪,給了他們珍貴的松弛與溫馨……

  說老實話,在看到四姨夫的作品之前,我沒有想到今日的上海是這樣的,今日的上海人是這樣的。之前,我以為作為發展的龍頭,上海的形象就是成就宣傳片里的黃鐘大呂,就是無人機航拍中的瑰麗多姿、氣象萬千。我沒有想到在四姨夫的黑白影像中,上海的后街與小巷中,老百姓的生活有那么多質樸又細膩,藝術又傳神的瞬間。

  四姨夫很顯然無比陶醉于他的新角色。他曬黑了,臉上竟有粗框眼鏡留下的白痕。他逮住我,講述每一幀照片背后的故事,講述他如何等到了恰到好處的光線。

  他深有感觸地說,要表現出人物頭發毛茸茸的柔光,要捕捉到他們臉上一晃而過的復雜神情,就要等到4點35分到45分之間的光線。那是春秋時最具表現力的光線,既有力度,又已經消失了生硬凌厲之感,它讓四姨夫看到了美與情感,是怎樣伸出小小的、溫情脈脈的觸手。

  為了等待這一刻的日光,等待云朵唰的一下飛過去,鏡頭里的人物最奪目的那一刻,有時四姨夫要等上兩三天時間。不要緊,他有的是時間。那一刻,他想到了老父親對他的叮囑:

  到了我這個年紀,你才會覺得,你那個年紀是人生最好的時刻。

  是的,他此刻正沐浴在4點35分的夕陽中。

  來源|《羊城晚報》2018年08月12日 A08版,作者:明前茶

  圖片|視覺中國

  責編|樊美玲

編輯:
新聞排行版
2018天天看夜夜看狠狠看,2018天天看夜夜晚,2018天天躁夜夜躁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