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方小天地里,享受吃瓜群眾的美好時光

來源:羊城派 作者: 發表時間:2018-08-16 15:46

  耳目不為欲縱,方能守住內心一片清明

  主播/羊城派記者 姜雪媛

  老周站在自家露臺上,面向東立,靜慮凝神,通身不用力,只使其氣貫兩手。每行一式,默數四十九字,接行下式,從“拱手環抱”起勢,到“掉尾式”收勢,將《易筋經》十二式完整地走了一遍。頓時內心一片清明,神清氣爽。

  《易筋經》說得對呀,“耳目不為欲縱,猿馬自被其鎖絆矣。”老周從叱咤一方的縣太爺到市文聯這個有閑的部門任職三年了,從最初強烈的遺世感中慢慢地走了出來,適應了,忽然覺得這才是生活本來的模樣。爭個啥呀,末了末了還不是小匣子里那一小捧嘛。

  老周慢慢地收了功,踱到那一塊瓜地前。這是他上幾個禮拜才種上的。松土、除草、起壟、下種,現在已長成了枝壯葉肥的一片。那綠,直接溢到了露臺的地板上。

  老周沒種過地,但他心里始終有個田園夢。看著那綠,老周心里就有了詩意。信口念道:“白粥腐乳朝陽,青菜瓜果灰墻。嫩草輕雨閑鳥,小書紙扇田郎。”一旁晾衣服的老伴笑他“十指不沾陽春水,一朝種瓜學老農”。老周說:“我現在要努力當好吃瓜群眾。”

  老周拿起水管,一邊澆水一邊又念:“早起灑水澆黃瓜,壯枝肥葉嫩小花。又得一日好光景,只為閑心不為瓜。”

  不對呀,今天這瓜有問題了。啥問題呢?老周上禮拜出去開同學會前瓜秧已經長蔓了,他問過了教他種瓜的老錢,按老錢交代搭了人字瓜架,又交代老伴要按時澆水才出門的。昨天才回,太晚沒顧上看,可現在一看,這瓜秧光長葉子卻不往架子上攀,奇了怪了。

  老錢是老周當縣委副書記時的搭檔,也是對手,當時的縣委常委、常務副縣長。幾年前縣委書記高升,縣長接了書記,老周是有望上個臺階的。正當的副書記,四十七八歲當打之年,能力口碑都不錯,本就是呼聲最高的熱門人選之一。

  可老錢也想上呀。二人資歷能力相當,還真不好說誰就更該上。于是就掐上了。陽謀陰謀全上,前臺后臺較勁兒。也不知咋的,開牌的時候,風云突變,他和老錢都調到了市里,一個在文聯,一個在社科聯。都升了半級,都閑著了。

  老周家本在市里,一天散步,竟在小區遇到了老錢。兩人一般高,一般黑,都穿著縣里“新春健步走”時發的運動服。只是老錢略胖,長發油黑。而老周呢,稍瘦,寸發花白。老錢家在縣里,為了上班方便,也為了孩子,剛在小區買的二手房。以往見了互放殺氣霸氣不服氣,今個兒相見各各尷尬一笑。世事常新棋一局。且由他去吧。

盛情難卻,吃了,真的好。于是老周也種上了。所以這下有問題,應該找老錢。

來源|《羊城晚報》2018年08月06日 A13版,文本:小軍

  圖片|視覺中國

  責編|樊美玲

編輯:
數字報

在一方小天地里,享受吃瓜群眾的美好時光

羊城派  作者:  2018-08-16

  耳目不為欲縱,方能守住內心一片清明

  主播/羊城派記者 姜雪媛

  老周站在自家露臺上,面向東立,靜慮凝神,通身不用力,只使其氣貫兩手。每行一式,默數四十九字,接行下式,從“拱手環抱”起勢,到“掉尾式”收勢,將《易筋經》十二式完整地走了一遍。頓時內心一片清明,神清氣爽。

  《易筋經》說得對呀,“耳目不為欲縱,猿馬自被其鎖絆矣。”老周從叱咤一方的縣太爺到市文聯這個有閑的部門任職三年了,從最初強烈的遺世感中慢慢地走了出來,適應了,忽然覺得這才是生活本來的模樣。爭個啥呀,末了末了還不是小匣子里那一小捧嘛。

  老周慢慢地收了功,踱到那一塊瓜地前。這是他上幾個禮拜才種上的。松土、除草、起壟、下種,現在已長成了枝壯葉肥的一片。那綠,直接溢到了露臺的地板上。

  老周沒種過地,但他心里始終有個田園夢。看著那綠,老周心里就有了詩意。信口念道:“白粥腐乳朝陽,青菜瓜果灰墻。嫩草輕雨閑鳥,小書紙扇田郎。”一旁晾衣服的老伴笑他“十指不沾陽春水,一朝種瓜學老農”。老周說:“我現在要努力當好吃瓜群眾。”

  老周拿起水管,一邊澆水一邊又念:“早起灑水澆黃瓜,壯枝肥葉嫩小花。又得一日好光景,只為閑心不為瓜。”

  不對呀,今天這瓜有問題了。啥問題呢?老周上禮拜出去開同學會前瓜秧已經長蔓了,他問過了教他種瓜的老錢,按老錢交代搭了人字瓜架,又交代老伴要按時澆水才出門的。昨天才回,太晚沒顧上看,可現在一看,這瓜秧光長葉子卻不往架子上攀,奇了怪了。

  老錢是老周當縣委副書記時的搭檔,也是對手,當時的縣委常委、常務副縣長。幾年前縣委書記高升,縣長接了書記,老周是有望上個臺階的。正當的副書記,四十七八歲當打之年,能力口碑都不錯,本就是呼聲最高的熱門人選之一。

  可老錢也想上呀。二人資歷能力相當,還真不好說誰就更該上。于是就掐上了。陽謀陰謀全上,前臺后臺較勁兒。也不知咋的,開牌的時候,風云突變,他和老錢都調到了市里,一個在文聯,一個在社科聯。都升了半級,都閑著了。

  老周家本在市里,一天散步,竟在小區遇到了老錢。兩人一般高,一般黑,都穿著縣里“新春健步走”時發的運動服。只是老錢略胖,長發油黑。而老周呢,稍瘦,寸發花白。老錢家在縣里,為了上班方便,也為了孩子,剛在小區買的二手房。以往見了互放殺氣霸氣不服氣,今個兒相見各各尷尬一笑。世事常新棋一局。且由他去吧。

盛情難卻,吃了,真的好。于是老周也種上了。所以這下有問題,應該找老錢。

來源|《羊城晚報》2018年08月06日 A13版,文本:小軍

  圖片|視覺中國

  責編|樊美玲

編輯:
新聞排行版
2018天天看夜夜看狠狠看,2018天天看夜夜晚,2018天天躁夜夜躁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