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塵瑣事間,心輕者方可如閑云野鶴

來源:羊城派 作者:潘姝苗 發表時間:2018-08-15 15:56

  刪繁就簡,洗盡鉛華,留下的是最為純凈的清逸自然,淡雅無欲,在世俗中也能樂得自在

  主播/羊城晚報記者 姜雪媛

  八大山人朱耷是位苦僧。明末清初,年方十九的他遭遇國破、父亡、妻故之慟。為存續自己,他奉母帶弟“出家”,至奉新縣耕香寺,隱姓埋名削發為僧,改名“雪個”。

  跡空門后,八大山人潛心習畫,筆墨少許,自然寫意。他所繪的《花果鳥蟲冊》對象“少”,用筆“廉”:一魚一鳥,一樹一果,或一畫只一朵花瓣,或七八筆勾勒一只鷹隼,甚至一筆不畫,只蓋一方印章,便構成一幅完整的畫面。

  他的畫構圖空靈,筆力蒼勁,疏密有致。圖中魚鳥眼目傳神,運筆虛實無度,于一個白眼、一抹丑怪、一襲清冷中透出孤傲不遜。

  人世寂寞,筆墨風流。八大山人雖惜墨如金,卻將形與趣、巧、意緊密結合,以題跋押印,計白當黑,格局布排恰到好處,于墨白留存處,使人感知他一腔闃寂、深沉,無以言表。

  凡塵瑣事間,心輕者,可將生活過得如同閑云野鶴一般,任墨隙留白,思緒游走,于神采飛逸中隱去是非,拂袖世俗。好日子,堪比詩之平仄詞之格律,簡短的篇章,悠長的韻味,吟出二分塵土,一分流水,“淡”中見真情,“趣”中得哲理。

  清代魏之琇《頭陂塘·蘋花》曰:“煙光淡宕搖天影,數葉弄涼蔥蒨。”詩寫得雅致,頗有意境。也不必將紅塵看破,遠離繁瑣,于草木間尋青翠,覓清涼,得閑凈,就是一刻自在當下。

  然而塵世紛擾,常使人片刻不得安寧。受網速影響,思路屢屢受阻,請信息部門來人檢修,被告知“內存太小,應將不需之物卸掉”。迫不得已,將新版的功能軟件一一卸載。精簡之后的系統,空間被最大化釋放,頓時迅捷了很多。

  自知人懶,卻有一杯蘭草,日日在身邊縈繞。偶爾看著,想它竟已伴我度過了好幾年光景。蘭草淡雅無欲,雖是身形纖細的一株草,心懷卻堪比樹木。在狹窄的玻璃瓶內,它沒有更多可以伸展的空間,除粗壯了根須,稍許密集些枝葉,再不把更多的枝節招展。

  素淡盛不下濃艷,花只消微醺半開,三兩朵便有真意。蘭自顧低垂下來,一節一葉間蕩開說不出的韻致。它只為盛載自己的那只器皿量身而長,生怕多余的繁茂攪擾了這片安寧;它不求名分,喑啞無聲,卻不怨不棄,安然保持著本色;它小小的、瘦瘦的、怯怯的,一莖纖綠愉悅了一隅寂寞,點綴了平淡生活。

  每每伏案至頸酸背痛,視線偶與蘭草碰觸,瞬間得到一種生命的頓悟。沒有比這杯子更逼仄的舞臺了吧,沒有比這清水更簡單的澆灌了吧,而蘭草卻為此奉盡片片綠意生機,正是這份淡泊,賦予蘭一副高潔清逸的風骨,使它充滿恒久的生命魅力。

  翻看《小窗幽記》,嘆其句句珠璣,言簡精辟:“人有一字不識而多詩意,一偈不參而多禪意,一勺不濡而多酒意,一石不曉而多畫意,淡宕故也。”凝神案頭,不禁會意,將人生刪繁就簡,輕裝在世,難道不是一種智慧嗎?

  來源|《羊城晚報》2018年08月05日 A10版,作者:潘姝苗

  圖片|視覺中國

  責編|樊美玲

編輯:
數字報

凡塵瑣事間,心輕者方可如閑云野鶴

羊城派  作者:潘姝苗  2018-08-15

  刪繁就簡,洗盡鉛華,留下的是最為純凈的清逸自然,淡雅無欲,在世俗中也能樂得自在

  主播/羊城晚報記者 姜雪媛

  八大山人朱耷是位苦僧。明末清初,年方十九的他遭遇國破、父亡、妻故之慟。為存續自己,他奉母帶弟“出家”,至奉新縣耕香寺,隱姓埋名削發為僧,改名“雪個”。

  跡空門后,八大山人潛心習畫,筆墨少許,自然寫意。他所繪的《花果鳥蟲冊》對象“少”,用筆“廉”:一魚一鳥,一樹一果,或一畫只一朵花瓣,或七八筆勾勒一只鷹隼,甚至一筆不畫,只蓋一方印章,便構成一幅完整的畫面。

  他的畫構圖空靈,筆力蒼勁,疏密有致。圖中魚鳥眼目傳神,運筆虛實無度,于一個白眼、一抹丑怪、一襲清冷中透出孤傲不遜。

  人世寂寞,筆墨風流。八大山人雖惜墨如金,卻將形與趣、巧、意緊密結合,以題跋押印,計白當黑,格局布排恰到好處,于墨白留存處,使人感知他一腔闃寂、深沉,無以言表。

  凡塵瑣事間,心輕者,可將生活過得如同閑云野鶴一般,任墨隙留白,思緒游走,于神采飛逸中隱去是非,拂袖世俗。好日子,堪比詩之平仄詞之格律,簡短的篇章,悠長的韻味,吟出二分塵土,一分流水,“淡”中見真情,“趣”中得哲理。

  清代魏之琇《頭陂塘·蘋花》曰:“煙光淡宕搖天影,數葉弄涼蔥蒨。”詩寫得雅致,頗有意境。也不必將紅塵看破,遠離繁瑣,于草木間尋青翠,覓清涼,得閑凈,就是一刻自在當下。

  然而塵世紛擾,常使人片刻不得安寧。受網速影響,思路屢屢受阻,請信息部門來人檢修,被告知“內存太小,應將不需之物卸掉”。迫不得已,將新版的功能軟件一一卸載。精簡之后的系統,空間被最大化釋放,頓時迅捷了很多。

  自知人懶,卻有一杯蘭草,日日在身邊縈繞。偶爾看著,想它竟已伴我度過了好幾年光景。蘭草淡雅無欲,雖是身形纖細的一株草,心懷卻堪比樹木。在狹窄的玻璃瓶內,它沒有更多可以伸展的空間,除粗壯了根須,稍許密集些枝葉,再不把更多的枝節招展。

  素淡盛不下濃艷,花只消微醺半開,三兩朵便有真意。蘭自顧低垂下來,一節一葉間蕩開說不出的韻致。它只為盛載自己的那只器皿量身而長,生怕多余的繁茂攪擾了這片安寧;它不求名分,喑啞無聲,卻不怨不棄,安然保持著本色;它小小的、瘦瘦的、怯怯的,一莖纖綠愉悅了一隅寂寞,點綴了平淡生活。

  每每伏案至頸酸背痛,視線偶與蘭草碰觸,瞬間得到一種生命的頓悟。沒有比這杯子更逼仄的舞臺了吧,沒有比這清水更簡單的澆灌了吧,而蘭草卻為此奉盡片片綠意生機,正是這份淡泊,賦予蘭一副高潔清逸的風骨,使它充滿恒久的生命魅力。

  翻看《小窗幽記》,嘆其句句珠璣,言簡精辟:“人有一字不識而多詩意,一偈不參而多禪意,一勺不濡而多酒意,一石不曉而多畫意,淡宕故也。”凝神案頭,不禁會意,將人生刪繁就簡,輕裝在世,難道不是一種智慧嗎?

  來源|《羊城晚報》2018年08月05日 A10版,作者:潘姝苗

  圖片|視覺中國

  責編|樊美玲

編輯:
新聞排行版
2018天天看夜夜看狠狠看,2018天天看夜夜晚,2018天天躁夜夜躁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