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愛你的人叫“很緊張”,而在母親那里會翻倍

來源:羊城派 作者: 發表時間:2018-08-13 08:31

  有一種冷,叫媽媽覺得你冷;有一種緊張,叫媽媽比你緊張;有一種愛,叫母愛

  主播/羊城派記者 鄭紫薇

  去年,我去醫院生孩子。作為高齡產婦,進產房前,我心里還是有些忐忑。親人們都圍在我的身邊,母親、婆婆、老公、妹妹,不停安慰我。不經意間,我瞥見母親的臉色煞白,眉頭緊皺。那神情我很熟悉,是她太緊張了。母親是個心理素質比較差的人,心理活動往往表現在臉上,她的緊張我一目了然。

  記得我考師范那年,需要測試音樂成績,而我天生五音不全,母親便到處找老師,給我輔導。母親唱過戲,頗有些天賦,她還親自指導我唱歌。我很有些不以為然地說:“媽,沒事,我文化課考那么高分,就是音樂成績得零分都能考上。”

  母親認真地說:“那可不行,考試要盡最大努力考好!”我要進考場了,母親顯得比我還緊張,臉色很白,皺著眉頭,大事將臨的樣子。

  我學著小品里的腔調打趣說:“媽,你說,我叫‘不緊張’,然后就真的不緊張了!”母親被我逗笑了,嗔道:“進去吧,好好考!”那次,我出乎意料得了80分的高分,我一直覺得,是母親期待的眼神甚至是緊張的態度給了我力量。

  后來,我經歷過很多類似的考試。母親每次都比我還重視,囑咐這,囑咐那,有時還做好吃的飯菜來給我打氣。父親總怪她制造緊張氣氛,適得其反,更增加我的心理壓力。

  我笑笑說:“沒事啊,我早習慣了我媽那種緊張兮兮的樣子,如果她平靜了我反倒覺得心里沒底呢!”很多次,我看到母親緊張的神情,總會拍拍她的肩膀開玩笑說:“我叫‘不緊張’!”

  多年后,在產房門前,我又一次看到了母親緊張的神情。我還沒來得及跟母親說“我叫‘不緊張’”,就被推進了產房。

  我的剖腹產手術并不順利,有些胎盤粘連,手術時間很長。等到手術結束,我和兒子平安出來,我看到親人們圍了過來,而我已經沒有力氣說一句話。婆婆急切地問醫生:“是男孩還是女孩?”醫生說是男孩,她開心地笑了。

  母親卻盯著我,緊張地問醫生:“她的臉色怎么那么白?”醫生說:“沒事,回病房吧!”回到病房,妹妹說:“你不知道,媽有多緊張。人家別的產婦比你進去晚都出來了,你卻遲遲不出來。媽皺著眉頭,兩只手緊緊攥著拳頭,不停地轉圈。大冷天的,還一個勁兒冒汗……”妹妹的話還沒說完,我的眼淚就涌了出來,止也止不住。

  母親坐在我的床邊,長舒了口氣,說:“生孩子真不是鬧著玩的!謝天謝地,總算平平安安!”我注意到,母親的手一直在抖個不停。妹妹在一旁說:“這次可把媽嚇壞了。”我用盡力氣跟母親開玩笑說:“我叫‘不緊張’!”母親低下頭,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

  最愛你的人叫“很緊張”。我明白,我的緊張到了母親那里,會翻倍。

  來源|《羊城晚報》2018年07月26日 A15版,文本:馬亞偉

  圖片|視覺中國

  責編|樊美玲

編輯:
數字報

最愛你的人叫“很緊張”,而在母親那里會翻倍

羊城派  作者:  2018-08-13

  有一種冷,叫媽媽覺得你冷;有一種緊張,叫媽媽比你緊張;有一種愛,叫母愛

  主播/羊城派記者 鄭紫薇

  去年,我去醫院生孩子。作為高齡產婦,進產房前,我心里還是有些忐忑。親人們都圍在我的身邊,母親、婆婆、老公、妹妹,不停安慰我。不經意間,我瞥見母親的臉色煞白,眉頭緊皺。那神情我很熟悉,是她太緊張了。母親是個心理素質比較差的人,心理活動往往表現在臉上,她的緊張我一目了然。

  記得我考師范那年,需要測試音樂成績,而我天生五音不全,母親便到處找老師,給我輔導。母親唱過戲,頗有些天賦,她還親自指導我唱歌。我很有些不以為然地說:“媽,沒事,我文化課考那么高分,就是音樂成績得零分都能考上。”

  母親認真地說:“那可不行,考試要盡最大努力考好!”我要進考場了,母親顯得比我還緊張,臉色很白,皺著眉頭,大事將臨的樣子。

  我學著小品里的腔調打趣說:“媽,你說,我叫‘不緊張’,然后就真的不緊張了!”母親被我逗笑了,嗔道:“進去吧,好好考!”那次,我出乎意料得了80分的高分,我一直覺得,是母親期待的眼神甚至是緊張的態度給了我力量。

  后來,我經歷過很多類似的考試。母親每次都比我還重視,囑咐這,囑咐那,有時還做好吃的飯菜來給我打氣。父親總怪她制造緊張氣氛,適得其反,更增加我的心理壓力。

  我笑笑說:“沒事啊,我早習慣了我媽那種緊張兮兮的樣子,如果她平靜了我反倒覺得心里沒底呢!”很多次,我看到母親緊張的神情,總會拍拍她的肩膀開玩笑說:“我叫‘不緊張’!”

  多年后,在產房門前,我又一次看到了母親緊張的神情。我還沒來得及跟母親說“我叫‘不緊張’”,就被推進了產房。

  我的剖腹產手術并不順利,有些胎盤粘連,手術時間很長。等到手術結束,我和兒子平安出來,我看到親人們圍了過來,而我已經沒有力氣說一句話。婆婆急切地問醫生:“是男孩還是女孩?”醫生說是男孩,她開心地笑了。

  母親卻盯著我,緊張地問醫生:“她的臉色怎么那么白?”醫生說:“沒事,回病房吧!”回到病房,妹妹說:“你不知道,媽有多緊張。人家別的產婦比你進去晚都出來了,你卻遲遲不出來。媽皺著眉頭,兩只手緊緊攥著拳頭,不停地轉圈。大冷天的,還一個勁兒冒汗……”妹妹的話還沒說完,我的眼淚就涌了出來,止也止不住。

  母親坐在我的床邊,長舒了口氣,說:“生孩子真不是鬧著玩的!謝天謝地,總算平平安安!”我注意到,母親的手一直在抖個不停。妹妹在一旁說:“這次可把媽嚇壞了。”我用盡力氣跟母親開玩笑說:“我叫‘不緊張’!”母親低下頭,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

  最愛你的人叫“很緊張”。我明白,我的緊張到了母親那里,會翻倍。

  來源|《羊城晚報》2018年07月26日 A15版,文本:馬亞偉

  圖片|視覺中國

  責編|樊美玲

編輯:
新聞排行版
2018天天看夜夜看狠狠看,2018天天看夜夜晚,2018天天躁夜夜躁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